您現在所在的位置是︰首頁 > 行業信息 > 2017
行業信息 / TECHNICAL
行業信息

星斗姬的番号-工口里番漫画在线阅读-爱弹幕里番怎么找-里番百度网盘视频在线

發布時間︰2017.05.02
         2016年,財政部就新能源汽車企業騙補或謀補的通報,引發社會對補貼和我國產業政策的大討論。隨後,四部門聯合發布的《關于調整新能源汽車推廣應用財政補貼政策的通知》調整了新能源汽車補貼標準,分別設置中央和地方補貼上限。一系列事件中,企業騙補或謀補的違法行為必須受到譴責,對我國新能源汽車的補貼政策導向亦需深入思考。
        近年來,美國新能源汽車在政府補貼政策的推動下,經歷了較快速的增長,其經驗值得借鑒。
美國的相關政策——
        一是以階梯式稅額抵免政策替代資金補貼。2007年5月,美國國內收入局調整針對新能源車輛消費者實行的個人所得稅減免優惠。對符合補貼標準的車型,以累計銷量6萬輛為界線,達3萬輛後,消費者享受50%減稅優惠;超過4.5萬輛,享受25%的減稅額;超過6萬輛後,不享受任何減稅優惠。2008年,《緊急經濟穩定法案》又規定,自2009年1月1日開始,前25萬輛購買新能源汽車的消費者將享受2500美元至7500美元的稅收抵扣額度。
        二是以低息貸款和補貼支持研發。此前,美國聯邦政府為推進充電式混合動力汽車計劃,斥資140億美元支持動力電池、關鍵零部件的研發和生產,以及充電設施建設。美國還設立基金,以低息貸款方式支持廠商對節能和新能源汽車的研發和生產。2016年7月,美國政府首次以白宮的名義發布了電動汽車產業發展一攬子計劃,包括提供45億美元政府貸款擔保,每年還資助1000萬美元推進“電池500”項目。這是對美國已有稅收抵免政策的有力補充。
        三是各州政府對車輛購置進行交叉補貼降低購置成本。在聯邦政府補貼基礎上,美國各州政府還額外提供總額為數百萬美元的退坡式減稅補貼。金額最高的為佐治亞州,達到2萬美元,且商用中型或重型汽車,以及中型混合動力電動汽車也被納入補貼。一些州還采取零排放積分交易機制、消費稅減免、消費抵用券等方式進行補貼。
        四是對使用端補貼降低使用成本。美國各州政府還從使用端發力,降低使用成本。(1)充電設施和電費減免。夏威夷降低新能源汽車充電費率;明尼甦達州2014年通過法案,要求給予消費者在非充電高峰時段充電優惠;馬里蘭州通過了一套安裝充電樁的消費者可以直接領取財政補貼的法案。(2)降低或免收相關費用,如新能源汽車免收停車費,免收過橋費。佛羅里達州免除車輛保險的額外費用。個別州政府會返還部分牌照注冊費。紐約州卡車券計劃還提供了價值1000萬美元的替代燃料抵用券。(3)各州政府提供一些駕駛及停車方面的便利。舊金山、加州的新能源汽車可享受走快速車道、拼車車道的特權。
        五是以零排放積分交易機制促進對企業的扶持。美國的扶持政策旨在培養出卓越的企業來推動行業發展。特斯拉成為全球新能源汽車行業變革的領導者,與聯邦政府及加州的補貼和扶持政策密不可分。
      首先,聯邦政府低息貸款幫助企業渡過發展初期的資金難關。2009年6月,特斯拉獲得政府推出的先進技術車輛生產貸款計劃(ATVM)4.65億美元的低息貸款。
        其次,購車補貼促進消費者購買特斯拉新能源汽車。以特斯拉熱銷車Model S為例,購車者可獲得最多7500美元的聯邦所得稅抵稅額。特斯拉新能源汽車還可以在美國19個州享受各種額外福利。
        再次,零排放積分交易機制(ZEV)直接給特斯拉帶來實際收入。2008年2月,特斯拉的第一輛電動車交付,當年特斯拉通過出售ZEV積分獲得350萬美元收入。2012年特斯拉通過銷售零排放積分獲得4050萬美元,按當年的銷售量計算,每輛車1.39萬美元。2013年獲利2.5億美元,為當年營收的12%。到2016年一季度,特斯拉通過出售ZEV積分獲得了5700萬美元的收入。美國10個施行ZEV的州銷售量僅佔整體車輛市場的28%,而他們在新能源汽車銷量份額中佔比則高達62%,其中,加州包攬了美國新能源汽車近50%銷量。在2015年和2016年,10個施行ZEV的州的新能源汽車份額是沒有施行ZEV政策的州的4至5倍。可見,諸多新能源車扶持措施造就了特斯拉新能源汽車企業,帶動全球新能源汽車行業的發展。
        總體來看,美國新能源汽車補貼政策主要有幾個特點︰第一,時間和總量控制,設置補貼的周期和單車的銷售總量,補貼額度呈遞減趨勢,超過不再補貼;第二,按照車輛減排效果進行分級差異化補貼;第三,采取個人所得稅抵扣的方式直接補貼消費者,盡可能減少現金補貼方式;第四,企業補貼采取稅收抵扣和低息貸款為主的支持計劃,重點扶持領域在于研發和相關基礎配套設施。

對我國的啟示——
我國的新能源汽車產業補貼政策對行業發展也起到了積極作用,但仍迫切需要對相關補貼政策進行優化改進。
第一,建立基于補貼時間和車輛總量控制的退坡式補貼機制。建立合理的補貼規模總量控制,並逐步遞減,規避為補貼盲目或變相擴產,引導企業根據市場來決定其產量,真正做到對產業初期發展的扶持。
第二,盡可能降低或者取消現金補貼方式,更多提供低息貸款支持等,以及逐步向稅收抵扣減免轉變。
第三,政府補貼企業的重心應放在研發領域,鼓勵技術進步,而不是降低直接生產成本,或直接給企業低價促銷擴大市場。
第四,補貼重心應建立在消費者身上,並形成里程掛鉤的補貼機制。
第五,研究推行零排放積分交易機制,配套建設全國性新能源汽車運行監控和財政補貼平台。
第六,鼓勵地方政府差異化和多元化補貼,不能簡單進行購置補貼,更應補貼完善配套設施和降低使用成本。
(來源︰經濟日報 作者︰中國(深圳)綜合開發研究院新經濟研究所執行所長 曹鐘雄)